您的位置 首页 五金品牌

攀岩教学

  竞技攀岩成为2020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记者 钟鑫

  

  阳刚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遇见攀岩

  每年新生入学都是大学校园里最多姿多彩的季节,新生军训、社团招新,这两件事情总是无缝连接,有的新生在参加军训之时就已经开始加入了社团。这位有着四年社团经历的阳刚同学在回想起自己初入社团时,依然眼中有光。他说,“我真的记忆犹新,就在我们军训集合的前十分钟,先是听见一个哨声,然后看见几位攀岩队的队员飞速爬上了对面的攀岩墙,腾挪、跳跃,动作娴熟,我瞬间就惊呆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是现实版的蜘蛛侠吗?”

  带着极大的好奇和内心无法抑制的兴趣,阳刚加入了北航凌峰社的攀岩队。

  “起初,我对攀岩是零基础、零认识。”帅气的阳刚笑笑地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兴趣指引下所做的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就这样,一年后,攀岩队里的阳刚同学变成了阳刚副队长。采访中阳队长告诉记者:“北航凌峰社成立于2001年,至今已有近20年的历史。社团原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攀岩俱乐部’,后更名为‘凌峰社’。凌峰社在2004年又组建了北航登山队,是一个以攀岩、攀冰、登山、科考,以及其他户外活动为特色的北航‘明星社团’。”

  “攀岩、攀冰和登山,我都有深度参与的经历,但最后发现,攀岩是基础,所以,练好了攀岩才可能使攀冰和登山游刃有余。”

  攀岩对于不熟悉的人来说,总是觉得很难。记者在学生时代曾经参加过一次全国大学生的夏令营,在那次的素质拓展中,也曾小试攀岩。我觉得最需要克服的是心理障碍。攀岩墙通常都是垂直面,一些更有难度的攀岩墙是越向高处,墙面越向外凸出,考验的是一个真正的“攀”字。攀岩真的很难吗?难到普通人无法入门吗?这是不是外界对攀岩的一个误解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继续采访阳刚。

  

  爱上攀岩

  攀岩入奥是攀岩人多年来的梦想,但过程却是一波三折。终于,北京时间2016年8月4日,国际奥委会宣布:竞技攀岩成为2020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和跑步、游泳一样,攀爬是人类最基本的运动能力,而且攀岩运动能够直观表达奥林匹克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在现有的奥运会比赛中尚没有攀爬类的运动项目,也没有在垂直面上竞技的项目。攀岩的加入,使奥运会的项目设置更加完整!将攀岩吸入奥运会大家庭,也是奥运会吸引年轻人和顺应体育运动城市化潮流的历史性变革。

  彼时还是大二学生的阳刚,得知他越来越热爱的攀岩成功进入奥运会比赛项目,作为一个攀岩人,他也为之振奋。“但那时并没有想过未来自己的职业会与攀岩相关,坦率说。”

  加入凌峰社一年后,阳队长不仅自己攀岩,他也承袭社团干部“传帮带”的合作理念,将学长交给自己的攀爬本领再悉心交给自己的学弟学妹。阳刚说:“兴趣是我爱上攀岩的初始原因,在攀岩过程中收获的友谊更是非常难得,甚至会是一生的挚友。能和与自己有相同爱好的一群小伙伴共同成长,让我觉得自己很富有。”

  原来,攀岩看似是一个人的独立运动,实则是一个非常需要伙伴的运动。

  一直以来,攀岩界的“完美搭档”都是一票难求。要找到和自己的水平相近、习性相投,且双方保护技术完全信任的搭档并不好找,而一旦配对成功,两人会产生无数“美好浪漫”的回忆,最重要的是,野外攀岩中,绳攀时两头系着的是过命的交情。

  保护者与攀登者都要时刻全神贯注,攀登者在遇到比较难的路线时往往会在墙上悬挂很长的时间且一次又一次的坠落,每一次的坠落都需要保护者集中精力作出及时的动作以避免攀登者受到伤害,而且保护者必须仰头关注墙上的攀登者,有时会持续半个小时甚至更久,但切记不能掉以轻心。友谊和信任就在这一次次坠落的锤炼下变得越来越坚不可摧。

  阳刚也在攀岩中收获了值得珍藏一世的友情,这更加坚定了他对攀岩的执着热爱。

  正如他所在的凌峰社所提倡的凌峰精神:“这里有一种精神,彼此信赖,彼此依靠,共同努力;这里有一种快乐,来自山川,来自梦想,来自队友。”

  

  从业攀岩

  临近大四毕业季,阳刚开始思考自己的职业选择。思虑了考研深造、体面的销售代表以及多种职业类型,阳刚还是觉得只有在攀岩领域里,“我才是真正的我”。此时,ET攀岩馆也向他抛出橄榄枝,一家新开分店的店长职位正虚位以待。

  凡事预则立。

  决定全职从业攀岩领域后,阳刚开始了自我完善三部曲:第一步,获得认证。2018年上半年参加了中国登山协会组织的专业教练培训,获得了业界认可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从业资格证书;第二步,角色转变。学习攀岩教学的理论知识,把自己从一个爱好者变成一个执教者。第三部,体能训练。坚持每天足量的体能训练,无数次感受攀岩的发力技巧,苦练攀岩本领。

  知己知彼。

  除了完善自身,决定从事攀岩领域后,他还对这个领域进行了行业分析。

  由于攀岩长期以来是非奥项目,各地不太重视,除了西藏外,各省区市都没有专业的攀岩队。

  攀岩运动在我国起步较晚,目前整体水平落后欧美。竞技攀岩分为速度赛、难度赛、攀石赛,后两项基本是欧洲的天下,我国处于中游水平。在速度赛方面,我国虽有一定优势,但俄罗斯和东欧一些国家同样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并且,这些年我国仅有钟齐鑫一名“实力担当”,而跟攀岩教学他水平相当的运动员基本没有。我们国家要参加奥运会攀岩项目的夺冠也必然会加大相应的扶持力度,阳刚说。

  另外,攀岩的普及程度相对较低。据统计,我国经常参与攀岩运动的人只有10万多。大众普遍认为攀岩难乎其难,容易受伤,不敢靠近。阳刚说:“这其实是一种极大的误解。只要掌握了攀岩技巧,攀岩的乐趣难以言表,攀岩受伤概率比跑步受伤概率还要低一些。”这一点既可以说是普及程度低,也可以说是市场空间大有可为。

  国家体育总局也表示未来五年将重点推进“攀岩进校园”工程,计划在未来5年内,使开展攀岩运动的学校达到1000所。阳刚认为,在校园推广方面,他和他的团队很有信心。

  基于以上种种分析,阳刚觉得攀岩领域可以说是朝阳产业,未来攀岩馆会像健身房一样为大众所熟知。

  2019年6月即将大四毕业的阳刚,现在已经是半个职场人,在接受采访期间,几次有学生家长前来咨询阳刚教练关于攀岩装备的选择和上课时间等问题。

  采访临近结束,记者希望经验丰富的阳教练透露一点简单的攀岩秘诀,让门外汉一听就懂。阳刚教练自信地说:“很多初学者在攀岩时是靠手指用力抠住岩点,用胳膊使劲把自己往上提,这是典型的发力错误。实际上,一个熟练的攀岩者,往往会充分利用整个身体的力量,同时还会利用惯性使攀爬过程变得轻松流畅。攀岩不难。

  “大学里,学了四年的数学专业,毕业却做了攀岩,会不会有遗憾?”

  “没有遗憾!因为数学不是我的第一志愿!不过,我要感谢母校北航,因为北航,我才遇见了凌峰社;因为凌峰社,我才遇见攀岩;因为攀岩,我才得到了做队长的机会,懂得带队伍的重要性,这对我即将开始的攀岩馆的管理工作都大有裨益。读大学,就是发现自己和完善自我的过程,我觉得我做到了!”

  2015年9月,来自重庆的90后小伙阳刚经高考进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专业是数学与应用数学,如果一切跟随数学专业学习的路径,未来的阳刚可能是一位数据分析师。

  本文节选自《大学生》

关于作者: houswang

热门文章